新聞:0791-86849275 廣告:0791-86847125 投稿:news@jxwmw.cn
 

您當前的位置 : 江西文明網媒體融合技術平臺  >  文明博客  >  文學藝術

《西河詩話》“以民俗說詩”論

2024/06/25 11:03   作者:何山石  編輯:李亞男   來源:光明日報

  清初學人毛奇齡,字大可,世稱“西河先生”。毛奇齡著述宏富,以選書嚴苛聞名的《四庫全書》,錄其著述達數十種之多,足見其在清代學術地位之重要!段骱釉娫挕饭舶司,是體系龐大的毛氏著述中非常重要的一種,集中體現了毛奇齡在詩的解釋方式、說詩與考據的關系、論詩評詩策略等方面的觀念。若細讀《西河詩話》,明顯能感受到:毛奇齡說詩論詩,非常關注詩與民俗的共生關系,喜從“民俗”著眼,采取“以民俗說詩”的論詩策略,這成為《西河詩話》不同于其他詩話著述的重要特征。

  詩話須解決“詩俗共生”命題

  中國古典詩歌創作,一直有著采俗入詩的傳統,民俗與詩歌共生的源頭,可以推溯至《詩經》時代的民間歌謠采集活動,F在,普遍能為人接受的觀點,就是《詩經》“國風”中的詩歌,就是借助當時的采詩制度,將民間歌謠采集后匯聚而成。但當中國古代詩歌獲得長足發展之后,詩歌與民俗的關系,很快就不再單純是采集民間歌謠這樣的民俗材料這般簡單了,而是慢慢變成詩人在創作詩歌時,將多樣的民俗材料引入自己的歌唱中。

  如此一來,對詩歌進行解釋、評論時,要準確理解詩意,準確評品詩作,說詩者就必須要隨時準備說清楚詩中包含的民俗現象,不然不可以論詩!段骱釉娫挕分芯陀衅淅,如卷一第九則:“予過西昌蕭孟昉于長干佛寺,適句容張芳、余杭吳山濤在坐。主人出漚藍菜說餅,坐中共作說漚藍餅詩。第漚藍無考,或作‘吳藍’,或作‘甌藍’,俱無所據。其菜味苦,而滌淘之,香鮮異常。唯秣陵高坐寺中產此物,他處不產;蛟疲焊咦先藦奈鞣降么朔N。又云:明初黔國征南時,取之西洋[①]中。又云:海中有漚藍國獻此。不知孰是。”此處,毛奇齡對“漚藍菜”這一地方風物,既以之為題材,形諸歌詠;又花費大量筆墨,來對這一風物進行考證,雖然苦索而無定論,但各種猜測,如從西方得種、取之西洋[①]中、漚藍國所獻,都是力圖考證清楚這一風物,為后來的讀者提供理解的方便。而同時,這一考證過程,又與民間傳說、民間神話相關聯,這又是在用民俗來考證“漚藍菜”這一風物,正可視為以俗證俗。

  再以錢鐘書的一則風物考證來作為說明。錢鐘書在《談藝錄》第二則“論黃山谷詩”的“春網薦琴高”之句時,指出任淵所注“琴高”為“鯉魚”是錯誤的,他援引趙與時《賓退錄》所載為證:“今寧國府涇縣東北,有琴溪,俗傳琴高隱處。有小魚,他處所無,號琴高魚。歲三月,數十萬一日來集,網取鹽曝;州縣苞苴,索為土宜。舊亦入貢,乾道間始罷。前輩多形之賦詠,……蜀人任淵注山谷時,不知土宜,但引《列仙傳》,直云鯉魚,誤矣。”“琴高”原是土宜風物,而且,這一風物還關聯著民間故事等民俗現象。如果不能正確解釋何為“琴高”,則對黃庭堅詩句的理解就一定是不完整的。

  所以,作為中國古典詩歌評論的主要載體的“詩話”,如果不能圓滿解決“詩俗共生”這一釋詩難題,那說詩效果一定不盡如人意,甚或成為千古笑柄。

  毛奇齡“以俗說詩”的維度

  大略而言,《西河詩話》中涉及的民俗現象,包括傳說、故事、風物、雜技、戲曲、舞蹈、說夢、笑話、俗語、民間俗信、民歌、異俗等,毛奇齡自如地調動這些民俗資源,以為說詩之具。

  在《西河詩話》中,毛奇齡“民俗說詩”的策略,基本在三重維度上展開:其一,解釋、考證所論詩句中涉及的民俗現象;其二,用民俗來形象地對詩作進行評價、品評;其三,對某些民俗現象進行專門的記錄。

  第一重維度,又有兩層含意:一是解釋所品評的詩句中包含著何種民俗,二是用詩句來說明、解釋某種民俗。于第一層含意,如《西河詩話》卷六第十三則:“京師祈雨,有誦《塞外祈雨》詩者云:‘龍女攜云出,雷鞭擊浪游。晴天張雨傘,炎日覆旃裘。’相傳奉天俗,官府步禱,則凡路兩傍士女,倚墻潑水,不顧官府,以為得雨之兆,故禱者必旃裘雨傘以障水。”毛奇齡就對《塞外祈雨》詩中包含的祈雨民俗,以奉天地區的風俗為例,進行了說明。于第二層含意,如《西河詩話》卷五第一則:“今上嘗出塞駐蹕烏蘭布爾哈酥,有以道傍紫花獻者,不得其名,然蓓蕾蕤纚可愛。詢之,士人曰:‘此長十八也。’按高侍講《松亭行紀》載元葛邏祿乃賢《塞上曲》云:‘雙鬟小女玉娟娟,自卷氈簾出帳前。忽見一枝長十八,折來簪在帽檐邊。’則知其名舊矣。”對于“長十八”這一地域特征極濃的植物,也一樣可以當成地方風宜土物來看待,毛奇齡便征引詩句來說明這一風物。

  第二重維度,用民俗來形象地對詩作進行評價,這是毛奇齡“以俗說詩”的大端。毛氏對詩的某些重大問題的看法、對詩人的品評,很多時候都借助民俗來形象說明,如詩的雅、俗問題,《西河詩話》卷五中言:“詩以雅見難,若裸私布穢,則狂夫能之矣;亦以涵蘊見難,若反唇戛膊,則市牙能之矣;又以不著厓際見難,若搬楦頭、翻鍋底,則呆兒能之矣。然則為宋詩者,亦何難、何能、何才技,而以此夸人,吾不解也。”毛奇齡不僅指出,詩以雅正、含蓄蘊藉、不露痕跡為高,而且,為了說明這一點,他使用了“俗”的手法,諸如狂夫、市牙都是“俗”味說法,“搬楦頭”“翻鍋底”等更是民間俗語,來說明詩歌過于直露的毛病,形象生動。

  第三重維度,是毛奇齡在《西河詩話》中,僅僅記述某些民俗現象,甚至完全不涉及說詩這一主題,這一點使《西河詩話》顯得更為獨特。如卷一第十七則:“秣陵周雪客飲,席有陳道人在坐,請為幻術,取萁稈及菼,吹之出火,引扇邀月棲壁,一切射藏發覆,揭之如睹,且能使握松相博,彼我互易。時客有謂五金不能易者,雪客取金二,令紀伯紫、方邵村分握之,道人呼曰:‘過!’忽伯紫手中覺金從虎口拔去,而邵村食指隙內有物納入,及開掌而彼金已移此矣。后道人避席,席中各書紙鬮,雜和之令射。道人至,手掄其鬮,各認取分還,然后亦書紙,與鬮并發,悉吻合。唯至姜定庵鬮,咨嗟曰:‘此三字難射,當是一鱗蟲名否?’定庵私喜,以為必失,蓋其中本‘花龕’二字也。及書發,曰:‘花合龍。’其巧如此。時有詩記之,見《羅村集》。”此則中,毛奇齡所津津樂道的,完全集中于幻術(即魔術)、射覆這樣的民間雜耍、民間游戲等民俗現象上。毛奇齡似乎忘記了自己寫的是詩話,他已經完全偏離了說詩,僅在末尾以“有詩記之”幾字提及,一筆帶過。

  “嗜俗”原因及詩話意義

  毛奇齡“嗜俗”,喜歡在論詩談藝中織入民俗,之中的原因也值得探究。

  首先,毛奇齡對民俗的價值體認,一直延續著“觀風問俗”、以風俗觀治亂的傳統理念。歷代知識分子,特別是如毛奇齡這樣的仕宦之人,對民俗極為關注,因為他們堅信,有良俗,才有良治,風衰俗敗,一定關聯著政毀人亡。出仕為官之人,如果有治理好一方百姓的抱負,不僅會關注治理轄地的民情風俗,保護好有利于地方治理的民俗,而且會不遺余力推動新的良善民俗的培育、生長,以便構筑出理想中的良俗公序,形成俗美人和的治理局面。

  其次,毛奇齡在學問上炫博逞才的疏狂氣質,也讓他喜歡借助民俗來舒灑才情!端膸炜偰刻嵋吩u價《西河詩話》時這樣說:“毛氏性疏狂,論詩揚唐抑宋,多出己意,不免失據。然精于韻學,故與詩學亦自不隔,論詩樂關系等尤有可聽,與王士禛、趙執信等專研古詩聲調者又自不同。又以經歷廣泛,曾任職史館,其筆亦擅狀物記事,上自宮闈秘閣,下及市俗名物之牽系于詩者,隨所聞見,信筆書來,頗存明末清初壇坫之狀貌。”所以,毛奇齡是出于對自己學養的自信,才選擇“以民俗說詩”的路子。

  再次,詩話中使用民俗資源來說詩,往往有意想不到的解釋效果。正如錢鐘書在《七綴集》中所說的:“倒是詩、詞、隨筆里,小說、戲曲里,乃至謠諺和訓詁里,往往無意中三言兩語,說出了精辟的見解,益人神智;把它們演繹出來,對文藝理論很有貢獻。”錢鐘書就認為,“先學無情后學戲”這句諺語,比狄德羅的《關于戲劇演員的詭論》以及一大批研究者論述的“演員必須自己內心冷靜,才能惟妙惟肖地體現所扮角色的熱烈情感”要明白曉暢得多。毛奇齡在說詩中如此看重民俗,也是因為他在解決詩格、詩識、詩才、詩與經、雅與俗等諸多重要的說詩命題時,能一語中的,直擊問題的要害。

 。ㄗ髡撸汉紊绞,系湖北理工學院師范學院教授)

更多相關新聞及資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"文明江西(wenmjx)"和官方APP"文明江西"。

關于我們 | 網站導航 | 意見建議 | 贛公網安備 36010802000294號
中共江西省委宣傳部、江西省文明辦 主管 | 江西日報社 主辦 | 舉報電話:0791-86847779
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證號:1409348 贛ICP備08100009號-1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編號:36120170003 贛網文[2021]1463-016號
出版許可:新出網證(贛)字07號 經營許可證編號:B2-20070031 國新網許可證編號:3612008001
新聞投稿:news@jxwmw.cn 文明創建投稿:jx-wmb@163.com
  • 客戶端
  • 官方微博
  • 官方微信
国产精品视频99r_加勒比久久一本到88色鬼_色欲天天婬色婬香偷自视频_欧美R级高清无删节整片在线观看_欧美日韩国产va另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