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聞:0791-86849275 廣告:0791-86847125 投稿:news@jxwmw.cn
 

您當前的位置 : 江西文明網媒體融合技術平臺  >  文明博客  >  文學藝術

早期中國的經典形成與思想成熟

2023/11/21 10:14   作者:李若暉  編輯:陳其興   來源:光明日報

  河上公注《老子道德經》,明嘉靖世德堂刊本。 資料圖片

  (宋)林岊撰《毛詩講義》,四庫全書文津閣抄本。 資料圖片

  近代以來,經典形成及相關問題經歷了一次被全面否定和重新激活的過程。這一重啟過程建立在五四新文化運動“反傳統”的基礎之上。當時學界主流對傳統關于經典形成的講法持“否定”態度,所謂“否定”,非言當時否認儒家五經以及諸子經書為經典,而是認為傳統中國所尊奉這些經典的行為方式是錯誤的,故所討論的問題根本走不到經典如何形成這一層面上來。當時學界的主要動力在“去圣”“去經典化”。以顧頡剛為代表的古史辨派學者們,對唐以前的相當一部分典籍進行了真偽推定,確定了一大批“偽書”?鬃雍徒浀涞年P系被極力地淡化,漢以來的經典生成之說,也如同商代以前的古史一樣,被“推翻”了。古史辨派雖然沒正面討論典籍經典化問題,但正是他們的辨偽企圖打破了經典在經學時代的權威性,使得典籍經典化成為一個新的學術問題。

  20世紀,尤其是近40年以來,隨著出土典籍的顯著增多,對早期典籍的存在形態有了更加直觀的認識。大量直觀可見之典籍文獻的出土,為我們討論早期經典之形成提供了新的契機,為我們反思舊說和探討新的可能性創造了條件。隨著簡帛研究的深入,我們對學術基本認識的改變是必然的,或糾錯,或創新,無論如何,憑借對出土典籍中所包含巨量信息的深入探討,我們在早期典籍形成、流傳與思想系統之建構等相關問題的研究上一定會越走越遠。

  以先秦兩漢時期文獻的“經典化”為主軸,可將其劃分為五個版塊,進而把握住每一個版塊的主要方面,即文獻自然流傳方式——書面與口傳;經典化過程中的文獻整理方式——校讎與定本;以文本掌握思想的方式——作者與學派;圍繞文本建立學術體系的方式——經典與傳記;基于思想體系建構政教體系的方式——六藝與諸子。

  抄寫與口傳

  抄寫是指對文本內容的書面復制,口傳是指對文本內容的口頭復制。抄寫與口傳作為早期中國兩種主要文本流傳方式,在當時的技術條件下(錄音設備尚未發明),其區分即在于是否具有超越時空限閾的可呈現性,以及基于這一可呈現性的可復核性。因為抄寫對于文本的復制是書面的,只要這一次具體復制的物質載體(簡帛石紙等)沒有損毀,該抄本就可以超越時空限閾,不斷呈現給異時空的讀者?趥鞯拿恳淮尉唧w呈現則不具有這種超時空性,作為其載體的聲音,本身是非物質性的,作為物質(空氣)運動的現象,在空氣的振動停止之后便消失了,因此不具有超時空的可呈現性,更不具有可復核性。在文獻形成的早期,由于述者所帶來的文本變異對于文本形成與流傳的巨大影響,抄寫與口傳在不可復核性上的區分并不具有足夠意義。但是隨著文獻“經典化”,述者被驅逐,可復核性的重要性日益增強,文獻的著于竹帛與對于口傳的貶斥,相輔相成,成為“經典化”進程的基礎。

  校讎與定本

  校讎是文本整理過程中對異文的增減,是發現、制造、消除異文的過程。對異文的消除使校讎后的文本成為唯一的和不允許改動的定本。定本是其文本內容以至于文本中的每一個字都禁止改動的文本。校讎與定本都產生于政治權力的自我確認。商鞅變法在律令領域取消述者,禁止口傳,將抄者貶為一字不能錯訛的嚴格復制者。秦制以國家機器確認了圣君賢相所制定的律令定本,并頒布法令,規定以校讎來確保每一次抄寫(復制)的絕對沒有錯訛。于是律令便在實質上成為秦制國家的“絕對經典”——對于生而統治世界的律令來說,并不存在“經典化”的過程。書籍文獻的“經典”是對秦制律令“絕對經典”模式的模仿。具體有兩種模仿途徑:一是直接造經,如墨家之《墨經》,又如十二紀就是《呂氏春秋》之經。二是“經典化”,將秦制律令的“絕對經典”模式套用到其所傳承的典籍上,竭力通過校讎造就定本,賦予傳承文獻以經典性。當{定本}觀念(仿裘錫圭先生《文字學概要》之例,表示觀念時加“{}”)形成之后,就力圖在現實世界中造就文獻定本,這也是“經典化”的重要標志。但是,是否能夠在現實世界中做出文獻定本,是由多種條件共同制約的,我們不可以因為現實世界中沒有出現穩定的文獻定本,就質疑定本觀念的出現,甚至否認定本觀念也參與了“經典化”的歷史進程。

  作者與學派

  述者介于作者與抄者之間,既不是文本主題思想和主體內容的創造者,也不是一字不改原文照抄的抄寫者。述者將自己的想法和對文本的理解直接寫進文本,對文本內容和思想進行修改,是具體文本的直接呈現者。但在通過校讎形成定本的過程中,不允許對文本進行任何改動,于是述者被驅逐了。當校讎與定本將述者驅逐之后,只能照錄原文,不得錯訛一字的抄者也不再介入文本的意義理解中。于是文本的意義便取決于作者。作者即文本主體思想與主體內容的創制者,是文本意義的當然依據。我們有必要區分作者的兩個面向:一是真實作者,即文本主體思想與主體內容的真正創制者,比如李斯之于《諫逐客書》;二是題名作者,即我們不知道某人是不是某一文本的真實作者,但是在后人的閱讀理解中,該文本被認為是某人所作。亦即該文本的意義是通過以某人為作者來建構。在驅逐述者,禁止擅改文本之后,讀者不能同時成為述者,將自己的理解寫進文本,于是只能在文本之外構造題名作者,通過作者生平、寫作背景等因素來承載文外之意,使之成為作者與文本之間建立理解的中介,確保自己的意義能夠傳之后世。進而,作者生平與寫作背景的串聯,以及對于文本意義的融貫,便構成了學派。

  經典與傳記

  從文本角度來看,“經典化”的主要方式有二,一是定本,使經典的文字內容獲得固定形式。二是傳記,使經典的思想意義獲得固定解釋。傳記成為專門文獻,與題名作者的興起密切相關。當讀者對文本的理解必須以作者為中介時,對于經典的專門解釋文獻也就日益繁復,作者觀念成為傳記解經的指針,如“孔子作《春秋》”的觀念無疑是《春秋》三傳賴以成立的基石。由此,我們還可以分析傳記的層次,如《毛詩》的解釋文獻包括《毛詩序》和《毛詩詁訓傳》兩部分,但是推原其歷史形成,應該是分為三步,即早期只有簡單的文字詁訓,此后援引《左傳》例推尋作者,由此撰寫了《毛詩序》。最后依據《毛詩序》解《詩》,撰寫了傳的部分。正是傳記的成熟才使得經典的文本固定,意義確定,并且流傳有緒,于是經典文本及其學術體系便于焉告成。

  六藝與諸子

  “經典化”除了文本表現之外,更重要的是文獻表現,即成為經典的文獻相對于其他文獻地位的提升。這可以分為三個層次:一是書內立經,如《呂氏春秋》內部立十二紀以為經。二是家內立經,如道家立《老子》為《道德經》。三是絕對經典,此即漢代王朝政教體系建構中,以五經為一切文獻與一切思想的經典。這也基本對應于始于戰國后期的思想一統思潮,約略可以分為三波。第一波以《呂氏春秋》為浪峰,試圖以陰陽家—黃老道家為核心,整合諸家。第二波在西漢景武之際,以淮南王劉安、司馬談、董仲舒為巨擘,形成儒道爭長之局。第三波為劉向、劉歆父子董理天下圖籍,奠定了經學獨尊,而以諸子為其支與流裔的體系。漢代自向歆父子后,逐步建立了“制度—政”與“思想—教”合一的政教體制,這也成為從漢至清王朝政治的意識形態。

  此中尤需注意者,是定本觀念對于早期經典的生成與書寫,以至政教體系成熟的真實影響。這要分三個層次來看:第一,在定本觀念產生的領域,商鞅和秦國秦朝,是將律令做成了定本的,并且以國家機器保障其嚴格校讎。第二,在漢代,隨著儒學經學地位的提升,朝廷竭力將定本觀念推行到經書,西漢的向歆校書,東漢的劉珍校書,最終熹平石經就是這一努力的結果。律令與六藝共同奠定了王朝政教體系,在思想上就是鄭玄經律同遵的經學體系。第三,在漢代,包括經書在內的絕大多數書籍并未形成穩定的定本,亦即沒有做到一字不能改易。但是這并不表明定本觀念沒有意義。在漢代,越是接近于經典觀念的書籍,也就越是接近定本形態,最顯著的表現,就是成功驅逐了述者,實現了文本主題思想與主體內容的基本穩定。

 。ㄗ髡撸豪钊魰,系中國人民大學國學院教授)

更多相關新聞及資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"文明江西(wenmjx)"和官方APP"文明江西"。

關于我們 | 網站導航 | 廣告服務 | 意見建議 | 贛公網安備 36010802000294號
中共江西省委宣傳部、江西省文明辦 主管 | 江西日報社 主辦 | 舉報電話:0791-86847779
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證號:1409348 贛ICP備08100009號-1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編號:36120170003 贛網文[2021]1463-016號
出版許可:新出網證(贛)字07號 經營許可證編號:B2-20070031 國新網許可證編號:3612008001
新聞投稿:news@jxwmw.cn 文明創建投稿:jx-wmb@163.com
  • 客戶端
  • 官方微博
  • 官方微信
国产精品视频99r_加勒比久久一本到88色鬼_色欲天天婬色婬香偷自视频_欧美R级高清无删节整片在线观看_欧美日韩国产va另类